清晨八點多,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和太太葉紫華,剛結束每天例行的三十分鐘散步,回到台北市金華街的家。 挑高的客廳,掛著峇里島風格的大鳥籠燈。茶几上的桌燈,燈罩刻著蘇東坡的《寒食帖》。


文藝氣息十足的客廳裡,最有歷史韻味的,是一張從創辦宏碁時期,就跟著他們的辦公椅。葉紫華說,宏碁很多重要幹部,如現任董事長王振堂,都是隔著這張椅子面試的。 


現在的施振榮,每天七點起床、運動,吃太太準備的三餐;每週,和太太至少看三場藝文表演。 這種生活,施振榮夫婦三十幾年前創業時,想都不敢想。「我覺得我很幸福啊,」施振榮說。 


六十八歲的施振榮,是台灣第一代高科技創業家。他用媽媽給的五十萬元創業,拚命摸索,屢敗屢戰,屢戰屢變。繳了千億學費,賠了健康,終讓宏碁擠上全球科技產業大舞台。 

 

施振榮創辦宏碁的那一年,五月天主唱陳信宏(阿信)剛滿一歲。阿信和施振榮恰好是對照組。施振榮是創業成功後,才變成名人。三十七歲的阿信,卻是人紅了,才成為創業家。 


阿信和高中同學成立五月天初期,曲折奔波,四處尋找演出機會。十五年內,五月天已成家喻戶曉的亞洲天團,受邀到世界各地開演唱會。六月二十三日,五月天更一舉奪下六座金曲獎,達到事業巔峰。 


五年前,學室內設計的阿信跨界成為創業家,創辦潮牌T恤品牌Stay Real,一開始就走國際化,香港、東京、上海都開了分店。兩人都在三十二歲創業。他們也都懷抱著品牌夢。施振榮代表台灣的製造時代,阿信象徵台灣的文創時代。 


施振榮這輩的製造業創業家,就好像大型交響樂團的指揮家。要掌握每一首樂曲的細節、每一件樂器的特質、每一個演奏者的實力,他們需要阿信這一代的文創創業者,好比一個五人樂團,比較隨性、即興,喜歡自己寫歌,小酒吧可以唱,小巨蛋也可以演。 


阿信站在敦化南路巷弄間、自己開的Stay Real Cafe地下展覽廳,牆上掛著各種造型的飛馬。 


「羨慕施振榮事業做這麼大嗎?」 阿信想了想說,「與其說是羨慕,不如說是佩服。我做的事業,像是射一台紙飛機。他做的,是讓一台A380在空中飛。」 


作家米蘭昆德拉在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》裡反問,「沉重便真的悲慘,而輕鬆便真的輝煌嗎?」 


且看施振榮與阿信怎麼詮釋「幸福」。 

施振榮:幸福是家庭、身心、工作三個面向的平衡。

 

幸福是一種觀念、心態和思惟。幸福應該是比你期待的不差,把期待壓到最低,自己也不斷進步,你就會覺得幸福。因為,進步就是一種幸福。


要幸福,也要保持樂觀。台灣有各種亂象,我把它當成是進步的過程,就不會覺得苦惱。 


工作上的挫折,也是人生必要的過程。我做過很多決策,後來覺得不理想,但我從來不後悔,因為當時的時空,就是這樣的結果。對我來講,後悔會傷身、傷心、傷神,這樣不幸福。

沒有權力更幸福

 

幸福是三個面向的平衡。第一是家庭,第二是身心靈健康,第三是事業工作。這平衡是相對值,不是絕對值,是比較的。


比較值,可以自己定義。像我,比別人幸福的,是享受大權旁落,就是享受犧牲,犧牲享受。有條件犧牲,是很幸福的。 


我提出「享受大權旁落」已經二十年了。我一開始就經營讓自己幸福的思惟,只要心念一轉,沒有權力,很多責任就輕下來了。不是更幸福嗎?


人或企業,都是一個生命體。這個生命的意義,是為社會創造價值。


從企業的角度,要用王道的精神領導,以企業為王國。這王國有很多利益相關者,要創造利益、滿意,也要創造平衡。


創造利益,就是讓所有人都有舞台,大家一起成長,對社會有貢獻。因此,一個幸福企業,一定要讓所有利益相關者滿意。


不過,這個滿意也是要管理的。因為,欲望無止盡,滿意是相對的。相對於他的過去、他期望的,企業主要理性管理,不要讓他們過度期望。因為條件還不到,入不敷出,根本不能永續。


現在,我在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開發很多新產品,就是希望讓企業員工幸福。我透過企業,安排員工接觸藝文活動。他們的精神生活豐富,幸福指數馬上提高,生產力也會提高。

接觸藝文 提升幸福感

 

台灣藝文活動很有水準,我接觸之後,自己的幸福指數提高很多,這是我的體會。


我曾跟一個印尼的企業家講,企業的目標就是讓經營成本提高,不提高企業的經營成本,表示企業沒有達到目標。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
我看到很多企業家抱怨,員工成本提高抱怨,工時減少、環保要求、電費調高,樣樣抱怨。企業家應該這樣想,經營企業的目的,就是要讓這些成本提高,如果薪水不提高,表示企業不成功。


競爭力的公式,是創造的價值除以所花的成本。企業成本一定會提高,如果只想降低成本,這樣競爭還是無解。解決方案就是創造價值。


我們要提高所有利益相關者的幸福感。價值創造出來了,就可以說服更多的人認同。愈多人認同,就愈能造成改變。


血汗工廠是個過程。因為客觀環境要靠血汗拚出來,在追求幸福的過程,有一點血汗,是可能的。


我們當年就是血汗過來的,但是在那時候,沒有覺得不幸福。沒有血汗,怎麼會有希望?只是隨著社會進步,我們對血汗的定義也要求比較高。


阿信:幸福是一塊披薩,配料比例最重要。

 

我小的時候,還不流行「幸福」這個詞。那時候以為所謂的幸福,就是找到一個愛的人,跟她結婚,然後生一窩小孩。


慢慢長大後,我發現大家愈來愈把生命的重心,放在自己身上。現在人的幸福,可能是更微小的。下班以後,看一齣喜歡的影集,週末跟朋友喝一杯咖啡。


幸福如果是一塊披薩的話,上面有很多配料,有愛情、友情、工作、夢想、家庭等等。


我所擁有的配料,都不見得是最頂級的,但是混合在一起,覺得這個披薩很好吃,很幸福。一塊絕頂美味的披薩,真的不用每一個食材都很完美,比例適當最重要。


我們這一代的人,可能比父母更懂得找到讓自己幸福的事情。


例如攝影、旅行、喝咖啡,這些都不是在我父母那一代生活中,會出現的選項。


像我爸,好不容易買了一台單眼相機,他拍過的照片,加起來不到一捲底片。我媽媽也從來沒有跟我說過,她要出門喝一杯咖啡。他們甚至會覺得,旅行是一種罪惡,因為得花很多錢。但是,在我們這一代,這些都是必需品吧。


我一定比我的父母幸福。因為他們有一個很叛逆的兒子,我是那種只要眼睛一張開,就想往外跑的野孩子。我爸說,我很沒有家庭概念,把家當旅館。


有時候想想,我爸講的蠻有道理,我對家庭概念一向就比較模糊。


這也是我說,每一個人的披薩上面,都有很多不同組成的原料,但你絕對不能沒有起士或番茄。我覺得,家庭始終還是很重要的一塊,應該算是披薩的餅皮吧。


我現在會盡量讓父母開心一點,多講一些以前不敢講的甜言蜜語。


例如,我會跟我媽說,妳現在換這個髮型很好看。以前媽媽有什麼改變,我都不會特別注意,就算注意到,也很害怕講出來。


這幾年,我逐漸想到,媽媽二十幾歲生我,表示她的少女生涯被中斷了,現在我應該再幫她補回。


每個媽媽都很偉大。誰能忍受自己最青春的歲月,被冰在冷藏庫三十年,拿出來解凍時,發現皺紋也多了,頭髮也白了?

用咖啡洗奶球的啟示

 

金錢跟幸福,絕對不能劃上等號,絕對不是成正比。


有一次我看到一則新聞,很感慨,王永慶先生在飛去美國視察的時候過世了。


他有那麼多的錢,但其實他的享受,並不會多於我們任何一個人。當我們很海派地啜飲著星巴克的同時,王永慶是會把奶球用咖啡洗過,要把它用到乾淨。


我覺得我比王永慶幸福吧。我沒有辦法想像,如果到九十歲還要工作是什麼感覺。我也覺得,像他們那樣太操、太累了。


我現在覺得最幸福的片刻,應該是夜深人靜,關了燈,準備閉上眼睛睡覺的那一刻。


我會回想今天發生的事情,事情有沒有做好,或有沒有什麼後悔的地方。其實我後悔的事情蠻少的,因為做每一件事,我都希望把它做到最好。


也因為這樣,其實我每天睡著前,都蠻坦然的,也覺得蠻幸福的。


我創業之後,還在學習中。聽到公司的人喊我老闆,覺得很不自在,我都會說,你們叫我阿信就好了。


雖然我們的工作伙伴不多,但我都用心去了解他們,每一個幹部我親自面試。


當然,我不可能百分之百去滿足他們,例如說,「老闆,我們一週放假五天好不好?」我也很想說好,但公司會倒掉,你會喝西北風。


我覺得老闆就是這樣的角色,你要維持屬於自己的夢想,可是你也要維持每一個工作伙伴生命中的夢想,也就是讓彼此都能幸福。我盡量把這部份做到最好。







轉自          天下雜誌      http://ppt.cc/KJuy

    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作品八號*第二人生 你不曾離開❤五月天

Ami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